当前位置:蛋疼小说网>武侠修真>他真的很好追> 第3章 追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3章 追(1 / 1)

谢知韫回到教室时,距离上课时间只剩一分钟。

候大庄身为谢知韫的同桌兼班长,望着他空手而归,问:“没拿到校服啊?”

谢知韫点头:“时间有点赶。”

崇明一中占地面积大,刚刚下课耽误了几分钟,照刚刚那进度,真要去的话,上课就要迟到。

想起刚刚班长说的班级扣分,谢知韫道:“等会儿大课间,我去拿。”

大课间有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,时间充裕,足够拿到校服了。

听到这样的话,候大庄微微一愣:“其实跟考勤部的说一声就行,没那么麻烦。”

“尽早拿比较好,谢谢班长。”谢知韫这般开口。

候大庄心里浮现了丝丝愧疚,他索性直接摊牌:“我是班长没错,但你知道我为什么对你这么热情吗?”

谢知韫心里有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。

候大庄道:“温时念,你知道吧?”

——“记住了,我叫温时念。”

——“是温水煮青蛙的温,时时刻刻想你的时,思念你到极致的念。”

女生活泼明媚的声音回响在脑海,谢知韫“嗯”了一声。

候大庄毫不意外谢知韫的冷淡,继续开口,“我初中身材瘪小,被班上男生叫瘦猴儿娘炮,恶势力之下,多数人都不敢出声,甚至不少人也跟着欺负我。”

“温时念一直都挺好,帮我出头,让我和她们玩,还教会我勇敢地面对一切。”

提起与温时念的过往,候大庄脸上也柔和了几分,他语气郑重:“谢知韫,你是她追过的第一个人。”

上课铃声响起,老师正好进来。

候大庄喊了“起立”,在全班“老师好”的祝福声中,他的声音传入谢知韫的耳中。

“我和温时念是扛把子的朋友,我希望你拒绝好人的时候,温柔一点。”

“看在我们同班且同寝的面子上,也算我求你。”

谢知韫没搭腔,长翘的乌睫遮盖了大半墨瞳。

谁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。

周五下午第一节体育课。

往常体育课是温时念最讨厌的课程,但因为谢知韫,这节课她十分期待。

上课前,温时念专门去了厕所。对镜悦己,随后补点素颜霜。

朱丹丹调侃,“你恐怕上的不是体育课?是追男神课。”

“对。”温时念垂首看了看校服,脸上带着几分的笑意,“他校服应该做好了,今天我们也算穿情侣装了。”

往常觉得寻常的校服,也在这一刻变得好看。

“好油,温时念,追个男生怎么还把你变成油菜花了?”朱丹丹乐不可支地打趣。

温时念哼了两声,“那也没你油好吧?耗油都没你油。”

上课铃声响起,班上的小鸡仔们迅速排成整齐队伍。

二班的体育老师是一个即将退休,且十分温和的老教师。他管的较为松散,体育课上做做伸展运动,剩下的时间都是任由学生自由活动。

温时念今天没跟朱丹丹打羽毛球,坐在林荫下的椅子上。

看着一班的他。

烈日骄阳,晒得人难受。更别提其他班的都休息,一班更是心里不是滋味,胆大的男生纷纷打趣。

“老刘,你看二班的都休息了。”

“这么热的天,不然给我们也去树林下乘个凉快。”

然而他们班的体育老师根本不吃这一套,他拿起挂在脖子上的口哨,吹了一下。

空中划过响亮清脆的哨音,声停,回声仍在。

“一班的别废话,两两一组,现在每个人来投篮一轮,然后休息。”

只用投篮一次,学生倒也没有怨言,很快就站好了队。

温时念的目光一直锁定谢知韫,他应该是才刚转过来,没什么朋友。

男生那一列就他孤零零一个人,看起来怪可怜。

温时念心又酸又胀,这孩子刚转学过来,肯定还没融入环境。

在众目睽睽之下,温时念走了过去,停在了谢知韫的一旁。

谢知韫瞭起眼皮,不咸不淡看了她一眼。

他不说话,温时念早习惯了。

此刻看着他那张惊为天人的脸,温时念被酷夏燥热的心情都好了几分。

温时念语气认真:“谢知韫,以后你觉得孤单的时候,就来找我,我会陪你说话。”

谢知韫看了过来,浅棕色的瞳仁因光线加持下柔和且澄澈。

温时念心一跳,继续道:“你人很好,我相信,你很快就能融入环境。”

“当然啦,你也不要一天板着一张脸,你要多跟身边的人说说话,这样你的朋友才会越来越多。”

说完,温时念睁着明亮大眼。

这会儿应该进入到救赎文阶段了,自己都这样说了,他应该会很感动吧?

然而,谢知韫的视线只在温时念身上停了几秒,前面陆续有人投完篮,他上前一步。

他进,温时念也更进一步。

直到猴子的声音响起,“俺老孙回来了。”

看着候大庄停在自己面前,温时念开口:“猴子,这是你的位置?”

“不然还是你的?”候大庄摸摸头,不明雾里反问。

体育老师吹了口哨,“下一组。”

温时念脸红的发烫。什么融入不了环境的小可怜,什么自以为是的救赎文。

现在想想,自以为是的——只有她自己!!!

然而比刚刚更尴尬的是老师的问话。

“那个白短袖高马尾的女生,我看你不是一班的吧?”

四面八方投来视线,

温时念答:“嗯。”

体育老师哼笑了一声,“不是一班的还跑来一班,你这女生,当真是不一般啊。”

“当然不一般了,我是二班的。”

温时念这话一出来,周围的人都发出了爆笑。

无人知晓的角落,谢知韫的唇角也轻微扯了扯。

反正认出来就被认出来了,温时念也不在乎,她干脆望着体育老师,做了个敬礼的姿势,“打扰了,老师,祝你天天开心。”

说完,她像一阵风,溜得无影无踪。

一班的人抱怨模样化为乐不可支的调侃,体育老师吹响口哨,“看什么看,还不继续。”

“下一组。”

体育老师说完,前面投篮的人把球抛给下一组。

陈如墨睨着谢知韫,丢球的动作加重,砸在地面,似乎是要凿出一个洞。赭红色的篮球从他丢在地面,从平整的水泥地板上弹起,在高空折射出一条高高的抛物线。

谢知韫举手一接,稳稳地拿住了那一个赭红色的篮球,甚至食指抵着篮球,在手心转了那么一遭。

“好了,开始。”

老师吹了一个哨,紧接着。

他们开始投球活动。

候大庄率先投球,篮球砸在篮球板上,发出响亮的声响。

没进板框。

体育老师叹了口气,接连摇头:“下去得多练,下一个。”

三分线外,谢知韫把手中的篮球丢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,他随意拍了几下,然后抱起球。

随意的一丢,真的就是随意的一丢。

然而,戏剧化的变化发生了。

球中了。

这结果说是实力吧,可谢知韫就没有太多的技巧,说是运气吧,可这运气未免又太好了。

体育老师看着掉落在地的球,再望了一眼谢知韫,想说什么,又还是只说了一句,“下一组。”

而在不远处,一直注意着谢知韫的温时念张大了嘴,兴奋道。

“卧槽,三分球啊,我看上的男人果真有魅力。”

朱丹丹抚额:“你不也能投吗?”

她拍了拍温时念的肩膀:“我现在才发现,你这没见识的样子,还真像温水里煮的癞蛤蟆。”

温时念:“猪丹丹!”

一班投篮两轮后,老师便让同学们进行自由活动。

女生三五成群到附近的林荫下乘凉,男生则在邀约着球友,打算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。

陈如墨的视线一直紧盯着谢知韫,老师一说解散,他拍着篮球,来到了谢知韫的面前,“比一比?”

二人本就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,一个是空降省重点高中一班的学生,一个学校的天之骄子。帅哥总是引人注目,更何况是成对的帅哥,虽然二人之间却透露出一股诡异的剑拔弩张,但还是吸引到了不少人的视线。

朱丹丹:“温时念,你后院着火了。”

“哪里?”

温时念顺着朱丹丹指的方向漫不经心地看过去。

陈如墨一手拍着球,一手插在裤兜里,站在谢知韫面前,整个人下巴昂起。

而对面的谢知韫,站如松竹,他手随意的垂放着,抬眸,对上陈如墨的视线。

温时念想来陈如墨因自己追谢知韫的缘故,处处为难他。

她走了过去。

而不远处,陈如墨拍球的力度逐渐由轻变重,耐心也即将告罄,“谢知韫,打不打?”

“没兴趣。”

谢知韫声音淡淡,不掺杂任何的意味。

陈如墨嘴角发出一声嗤笑,道:“男生不打球,怎么行?”

“新同学,你想不战而逃?”陈如墨拍球落地弹回的那瞬间抱住球,语气带笑:“还是说怕了?”

没等谢知韫回答,陈如墨继续开口:“怕输,也行。”

“怕?”谢知韫瞭起眼皮,视线落在陈如墨身上,他嗓音沉沉:“要比,也行。”

温时念一来就听到陈如墨这样极其自恋的话,她眉心跳了跳,没忍住开怼:“陈如墨,怕你个大头鬼。”

女声的陡然出现,打破了这波谲云诡的画面,场面顿时缓和了几分。

温时念站在谢知韫旁,望着陈如墨,“人家都说了不想和你比,你一直逼人家做什么?”

“温时念。”陈如墨声音淡了那么几分,“我那样,算逼?”

“你这还不算?”温时念无语,“是不是要学古代的恶霸把人逼死,这才叫逼?而且,你现在都不知道,你究竟错在哪里?”

谢知韫望着一旁的温时念,她因为激动争论脸颊呈现淡淡的粉色,红唇滔滔不绝的发出攻击,整个人还是那么张扬。

“温时念。”谢知韫微挪视线。

这一声音不同于往常的平淡,反而有了几分温柔。

温时念怔愣了片刻,只觉得心加速砰砰跳,隐藏的喜欢嫩芽再一次生长。

他记住自己的名字?

他叫了自己的名字!

温时念微微侧头,对上了谢知韫的乌眸。

四目交汇,心倏地一麻。

谢知韫轻声:“我不会输,别担心我。”

他抿唇:“谢谢。”

周遭一切声音逐渐降噪,温时念只听得到他那“谢谢”传过耳膜,直击心脏,不断回响萦绕于心尖。

原来,三顾茅庐也可以适用于爱情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