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蛋疼小说网>武侠修真>他真的很好追> 第1章 追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章 追(1 / 1)

《他真的很好追》

2024.05.20

文/南星诺

盛夏骄阳,立德楼前的葳蕤大树宛若士兵排列,蓊蓊郁郁的树叶不减几分热意,只在教学楼前的空地上留下一片斑驳光影。

教室热似蒸笼,学生们下课大多三五成群站于走廊上吹风,课间十分钟的闲聊演奏出一曲喧闹独特的青春之歌。

温时念靠在走廊上,高马尾下的后脖颈仍被热意包围,五官标致的鹅蛋脸上一双乌眸清透明亮,举手投足慵懒随意,却又透着一股自信的张扬,宛若向阳而生的向日葵。

是那种,朝气而带有生命力的美丽。

一旁好友朱丹丹仍秉持八卦的本性,语气揶揄,“温温,上回追你的人怎么说?”

“谁?”

朱丹丹乐不可支:“你居然连人家名字都没记住,人家可是班草。”

“班草?全班同意了吗?”温时念发出一声轻笑,“什么年代了,还有那么中二的称呼?如果校草是他自封的话,那我鄙视他。”

“陈如墨啊。”朱丹丹咋舌,“大家不都说他是一班长得最帅的,所以称他为校草。”

“就他?班草我都觉得勉强,还想校草?”温时念轻嗤,她侧头还想对朱丹丹说些什么。

没想到三点钟方向,一抹身影映入眼帘。

少年身形颀长挺拔,行于林荫丛下,冷白肤色在光影闪烁之间,更显神圣不可侵犯。距离愈发靠近,仗着良好的视力,温时念甚至可以看到他微抿的性感薄唇,乌黑碎发下的冷淡眉眼。

他即使不说话,也带着极致吸引力。

心宛若细小的石子丢进湖泊,荡起了一圈圈涟漪。与此同时,一股说不清,道不明的情绪迅速地在她心里发酵成形。

不到一分钟,也在不知道他名字的情况下,就在温时念的思春期播下了一种子,很快增生出难以抑制的念头。

朱丹丹望着那人身影消失在视线,声音惊叹:“卧槽,极品。原先你不认陈如墨做校草,我还觉得你眼光高,如今这才是真正的校草啊!”

“对啊,真是个极品。”

二人对视了一眼,同时开口。

“你看上他了?”朱丹丹问。

“我看上他了。”温时念答。

槐序季节,蝉鸣声不绝于耳,清澈嘹亮,心里荡起的涟漪也久久不能平静。

明明那天很平凡,很普通,却因为见到了一见钟情的人,而变得格外有纪念意义。

也开始期待课间十分钟,能否再次看到那一个人。

朱丹丹不愧是一中的八卦之王,不出一天,就告诉温时念所掌握到的相关信息。

“这人叫谢知韫,长得挺招蜂引蝶,不仅是你,其他班的女生也在打听他。”

“听猴子说,谢知韫在宿舍挺高冷,看来是慢热冷淡型。”

朱丹丹点评道:“这人背景绝对很牛,转学来到省重点一中就算了,居然还空降实验班。”

实验班又称一班,代表top1。

作为全省数一数二的王牌高中,崇明一中可谓是战斗机中的轰炸机,高校录取率百分之九十九。更别提在学霸云集的崇明一中,一班就是冲刺清北的主力军。

温时念拍掌,“啧,再探再报。”

朱丹丹看着温时念仍旧一脸兴趣盎然,问:“你之前不是觉得一见钟情很扯淡么?”

“原先确实不相信。”温时念顿了几秒,再次回想起那天的惊鸿一瞥,少年的脸在内心深处缓缓且清晰地浮出水面,心跳也比之前又快了那么几分。

“但遇到了这谢知韫,我便信了。”

短暂的课间十分钟,温时念会不由自主想起谢知韫,会在沐浴阳光的熙攘人群当中,找寻那一抹无法忘却的身影;会在大课间跑步时,目光不自觉地落在旁边的姐妹班;又或者与朱丹丹在厕所旁的小亭子坐着,期待能与他来一场不经意的邂逅。

她不信也信了,自己真的一见钟情了。

对于追人这事,温时念没有经验。

但她坚信,世界上很多事情,要去做,才会有经验。

午饭后。

温时念站于班级走廊处。据这些天的观察,外加上从朋友口中得来的消息,她焦灼等待谢知韫到来。

追人第一步——刷存在感。

秘诀:总得让他知道你是谁,你才可以继续后面的进度!

眼看他越靠越近,温时念手心不自觉攥紧,深呼一口气。

快了,距离越来越近。

就在谢知韫靠近走廊的这一刻,温时念鼓足勇气:“等一下。”

不是想象中甜糯声音!!!

是跟强盗一样的声音!!!

眼看他没有停下来的迹象,温时念声音再次扬高了几个分贝:“谢知韫,站住,我找你有事儿。”

少年脚步停了下来,宽阔臂膀遮挡住灼日下的大半光热,温时念处于阴影下,更能清楚看到他浅淡微蹙的眉眼,精致秀丽的五官,锋利且流畅的下颌线,再到性感的薄唇,甚至连声音都带着一股滤镜加持的欲色。

“什么事?”

他声音低沉舒缓,带着慵懒的沙哑,神色也有些漫不经心。

可温时念却觉得此刻他说话的尾音上扬,散漫宛若揉碎的语调,像在哄人,也更像在诱惑自己。

真是个极品。

温时念紧张得微垂头颅,不期然瞥见谢知韫手握矿泉水,诺诺开口:“不然,我等你喝完水再说。”

她其实很紧张。

第一次一见钟情,第一次想追人,也是第一次对人告白。

谢知韫:“不渴,说事。”

看着温时念支支吾吾,谢知韫心下也猜测到了几分。

温时念一直紧盯谢知韫。都说脸上的微表情最能反映人的内心想法,此刻望着谢知韫澄澈的眼神,打退堂鼓的心思升起。

但这一想法在谢知韫脚下步子堪堪移动的那刻,瞬间化为乌有。

好不容易看到落单的谢知韫,再不抓紧机会,不知道下回又什么时候才能遇到。

温时念咬牙,直接堵在他面前,声音清脆利落的开口:“谢知韫,我是高二二班的温时念,我想跟你做朋友。”

话音刚落那刻,温时念反而舒了一口气。

交朋友在学生时代乃正常行为,可不是同一个班,还神色紧张跟异性这般说,言外之意格外明显。

谢知韫:“哦。”

“你那个。”温时念认真提问,“‘哦’,是同意还是不同意?”

对上女生清澈瞳孔流露的悸动欢喜,谢知韫短暂交汇之后移开眸子,刚要回答。

温时念却再次靠近谢知韫。

九月的晚风裹挟着少女燥热难耐的心意,她抿了抿唇:“是我刚刚太含蓄了吗?”

“那我重新说——谢知韫,我喜欢你。”

谢知韫不是没听过别人跟自己告白。不过旁人要么羞涩拜托别人送情书,要么紧张结巴表达喜欢。

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告白。

如此直白炽热。

对面久久未有回应,温时念抬眸望向谢知韫。

四目相对的瞬间,他眼里惘然更甚。

开弓没有回头箭,好马不吃回头草。

做都做了,那就要坚持下去。

温时念再次认真且清晰的开口:“我要追你,谢知韫,你听到了吗?”

在说完这一句话时,心像羽毛轻轻划过,紧张悸动延伸至四肢百骸。

原来,告白真的没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她没有如计划的淡定,反而紧张得快绷不住面上的冷静了。

虽然对这大胆告白匪夷所思,谢知韫沉默了一下:“我今天失忆了。”

言外之意,就是拒绝。

“没事。”甜糯响亮的女声回应。

谢知韫松了一口气。

然而,下一秒。

温时念试探性询问:“那我明天再追一次?”

她也真没想过谢知韫今天会同意。

反正他不同意也好,证明他不是随便的人。

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,谢知韫声线微冷,“我不谈恋爱。”

“而且,一中不允许早恋。”

温时念“哦”了一声,丧气了那么几秒,再次挡在他面前,乌溜溜的大眼睛不见颓丧,继续说:“那我可以等。”

她像说服自己,又像给谢知韫洗脑:“古有王宝钏寒窗苦等那么多年,今有温时念等谢知韫谈恋爱。”

“你……”谢知韫扯了扯嘴角,但还是唇抿成了一条直线。

其实他想说,刚刚举的例子不对。

男人若真的爱你,不可能让“王宝钏”等那么多年,而且据《野史》记载,王宝钏之死,与薛平贵有很大的关系。

但终究只是萍水相逢,他没必要说太多。

谢知韫声音很淡:“让开。”

中午吃完饭,学生要么回宿舍午休,要么回教室做作业。

教学楼前来不少人投来视线,他也未显露任何情绪。

他们没关系。

她也不能让他因自己处于流言蜚语之中。

温时念脚下步子移开。

她呼了一口气,故意说出连自己都觉得无比羞耻,却让人洗脑的话。

“谢知韫,我叫温时念。温水煮青蛙的温,时时刻刻想你的时,思念你到极致的念。”

好炸裂的介绍!

他应该会记住自己吧?

空气中泛着沉默与尴尬。

温时念眼睁睁看着他面无表情从身边走过。

没有一丝停留。

没有了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