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蛋疼小说网>女生耽美>被偏执海怪缠上后> 第7章 第 7 章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7章 第 7 章(1 / 1)

“你醒了。”

常雁梅打开检测舱,扶她出来。

“感觉怎么样?”

沈蕉有些茫然,随口答应:“没事。”

检测舱关上,常雁梅弯腰看舱门上的虚拟屏幕,蓝色的数据滚动其中。

这个姿势……仿佛隔着透明的舱门看里面躺着的人——沈蕉睁开眼,躺在里面看见常雁梅的姿势。

原来她是在看数据。

沈蕉狠狠松了口气,当真是她做梦梦糊涂了,常雁梅怎么可能认识她……

梦……

她又做梦了!在检测舱里!

沈蕉心脏猛跳,盯着常雁梅的后背,目光发紧。她在书桌上摸了一把小刀,冰冷的刀刃贴在掌心,又被她快速丢回去。

——在城里杀一个医生。

——太疯狂了!

——她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想法?

沈蕉不可置信地瞪大眼。

那是一把解剖刀。沈蕉在金丽莎的手术室里见过,这种刀怎么会出现在办公室……

来不及想,常雁梅已经看完数据。她直起腰,转身走回办公桌前。

“你最近有什么异常?”

常雁梅问她。

沈蕉皱眉,反问:“什么异常?”

接着,她紧张地问:“我……我是出现问题了吗?”

常雁梅抬手,将脸边的短发别到耳后。她坐下来,视线落在解剖刀上,她看了沈蕉一眼,捡起解剖刀,随手插进消毒瓶。

“检测报告反应出你最近想很多事,用脑过度。”

她状似随口问:“最近想什么事呢?”

“还不就是担心自己的脑子。毕竟我是第一个嘛。”

沈蕉直截了当地说。

“还有就是……想父母了。”

“我看过你的简历。”

常雁梅说。

“你的父母在你十岁时去世了。”

沈蕉垂了垂眉眼,整张脸变得消沉沉的。

良久,她才低低地“嗯”了一声,“因公殉职。”

常雁梅说:“你父亲是猎杀者,你母亲是救援兵。听说那次任务,遭遇到福海牛的埋伏,十个战队全沦殁了。”

“你的父母在绝境里杀出一条生路,救了幸存者。他们是英雄。”

沈蕉扯出一抹黯败的笑。

没死,是猎杀者、救援兵、战队。死了,就是英雄。

几十条命换三个幸存者,算哪门子的英雄?

尽管是自己的父母,每当沈蕉听到这种话,总怀有讽刺。其实,她对父母的记忆,约等于没有。只记得他们的名字,长什么样,做什么工作,死在哪一年。

他们活着的时候,住在哪里,她和父母的生活是什么样的,完全想不起。

关于他们的记忆,如同被刀解剖了。

“你的身体没有问题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你不用多想,好好休息。”

常雁梅说。

“如果有哪里不舒服,来医院找我。”

这是下逐客令。

沈蕉识趣地起身,“谢谢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常雁梅送她到门口。

走廊里的公民们少了一半,大家对她投来好奇的目光。沈蕉目不斜视地穿过他们,下楼。

常雁梅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,才转身进办公室。她反锁门,大步走到检测舱前,她再次点开虚拟屏幕。这次,屏幕上显示的不是数字和英文组成的数据,而是线条图。

非常杂乱的线条图。

正常人的脑部检测,是平稳起伏的电波图。而沈蕉的这份检测,电波图乱得像三岁小孩拿手作画,一通乱抹。

常雁梅的眼里射出精光。她抬手压住太阳穴,静了静。

对着虚拟屏幕,说:“你看见了。”

屏幕上的电波图一闪,幽蓝色的光影里浮现一个字:嗯。

常雁梅:“接下来?”

【A,观察,归队。】

【B,计划提前。】

常雁梅说:“春潮要来了。”

屏幕上的选项跳闪,只剩下A。

城市的灯仿照太阳光。

沈蕉走出医院,浸着冷汗的后背被暖光一照,变得黏糊。她挽起袖子,往交通部走。

边城很小,布局分明。

西边医院,东边政府部门,南边宿舍楼,北边城门。

四面绕一圈,只需要两个小时。

交通部冷冷清清,五个窗口一字排开。窗口顶上挂着办事项目。

沈蕉走到售票窗,“你好,我要一张到公墓的票。”

“抱歉。”

窗口后面的马利生说:“因为春潮提前,海洋所有列车已经停运。”

“那你还上班。”

沈蕉随口嘀咕一句。

马利生上纲上线,“沈蕉女士,列车停运不代表我们放假。我们马利生是最勤奋的人。我们有一句名言:城市不爆炸,我们不放假。”

“不,城市爆炸,只要我们不死,我们依旧不放假。”

沈蕉:“……”

“行,工作加油!”

沈蕉赶紧撤。

“沈蕉女士!”

马利生站起身,不放过她。

“等春潮来了,我会调派到别的岗位,到时候我们还会再见的!”

倒也不必这样,她没有那么想和他再见面。

沈蕉有一点后悔不爱吃营养餐,导致全城的马利生都认识她。但那营养餐确实顶难吃了。

想想都嫌弃。

沈蕉沿着人行道走。前方是公务厅,四层高。楼顶外围悬挂着大时钟。

九点三十五分。

挺早。

她决定去公务厅看看任务,虽然队长不让她出任务,但不代表她不能出来接公务厅的任务。

公务厅的任务,是任何公民都可以接。

正巧她没有职务在身,接点任务赚养老钱。

公务厅非常大,是政府部门里占地面积最大的楼。

六层台阶进大厅,四面白墙,投满数不清的虚拟屏幕。一张屏幕一个任务。

按难度等级从高到低排列。

最下面的,最简单,比如去浅水滩找泡泡鱼收集淡水——不看也罢。

越往上,越难。

特别是最顶层,庞大的空间,只挂一张屏,一个任务——

【捕捉宁恩。】

【重点备注:活捉。】

【价值:一等公职职位。备注:任何条件,皆可谈。】

这个重中之重的任务,每个城市都有。听金丽莎说,主城用一整面墙来强调这个任务的重要性和难度值。

海底城市建立500年,这个任务挂了399年。

沈蕉特意看了看这张大屏底端的数据。

领取任务人数:787506

完成任务人数:0

这数据,全海洋统一更新。

沈蕉坚定地认为这是一个假任务,是给普通公民积极生活的希望——毕竟考公太难,普通公民无法通过正常途径上岸,只能用这种捷径来填平自己的野心。

沈蕉沿着任务栏慢慢看,视线掠过中等难度的任务时,被“捕捉电鳗”的任务给吸住。

电鳗啊……她被邪种劫走,电鳗可是立头功啊。

但凡不是电鳗让飞艇设备瘫痪、电晕队长。她现在应该是正常的人,正常出任务。而不是一会儿当“娇娇”,一会儿是沈蕉。

想起梦里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“娇娇”的脸,沈蕉心里横生一股气。

这电鳗,她杀定了!

“马利生。”

她指着“捕捉电鳗”的任务。

“我要它。”

手伸到马利生面前,等待上任务环。

马利生翻完她的资料,抬头道:“抱歉,您现在处于病假状态,公务厅不能向您发放任务。”

沈蕉:“我很好。”

马利生:“您的病例报告显示,您的右腿受伤了,需要修养。”

沈蕉:“?”

她把大长腿往马利生面前一搭,“你看它像受伤了吗?”

说着,腾空蹬上两脚。脚脚生风。

马利生:“……抱歉。”

沈蕉:“那我去挖个矿?不用腿的任务总行吧?”

马利生:“抱歉。”

沈蕉:“是不是抓笨笨鱼也不行?”

马利生:“对。”

沈蕉两只眼睛圆圆瞪他,无声控诉。

马利生歉疚地低下头,用看沈蕉资料来躲避沈蕉的控诉。

这个马利生太顽固了!

沈蕉准备走人,还没转身,马利生忽然抬头说:“沈蕉女士,您这周的营养餐还没吃,也许您该去大食堂补充营养餐。”

沈蕉:“?”

“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?”

沈蕉惊恐。

“而且……我已经打过营养针了!”

马利生忽略前半句话,他说:“您是两周前打的,我说的是这周。”

“……你好没礼貌。”

她灰溜溜地跑了。

城里没有植物,光溜溜的路和清一色的白房子交错穿插形成椭圆形的边城。

沈蕉走来走去,走到了大食堂外面。

站在大食堂门口的马利生微笑道:“沈蕉女士,你今天吃营养餐吗?”

沈蕉假装没听见,目光落到大食堂隔壁的商城。商城有四层。一楼是公民的交易市场,二楼是政府超市,三楼是政府收购市场,四楼是政府租赁市场。很多公民打渔回来,会先私下交易,卖不到理想价格,再拿到三楼按市场价卖给政府。

不能出任务赚钱,那她去钓两条鱼卖给大食堂,赚笔晚饭钱吧。

沈蕉一面往商城走,一面盘算钓鱼必需品的价格。两袋人造肉18元,一根鱼竿99元……

不行,太贵了!大食堂对普通海鱼的收购价在5元一斤左右,她得钓三十斤才能回本……

沈蕉脚步一转,回到大食堂。

“来份营养餐。”

马利生没料到她今天这么自觉,当即高兴地给她出餐。

沈蕉磨磨唧唧吃了两个小时。中午的大食堂很挤,她趁马利生忙得团团转,偷偷将营养餐里的人造肉藏进衣服里。然后,她一口喝掉苦涩的营养水,快速奔进隔壁商城,去四楼向政府租了一根鱼竿。

租一天,一块钱。

非常划算。

她怀揣免费的人造肉,快乐出城钓鱼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